灵魂与梦

来源:作者:点击:
分享到:
  亚里士多德在他的哲学着述中第一次系统性地论述了灵魂和睡梦的问题。亚里士多德从其他两位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和柏拉图)那里借鉴了许多哲学思想,他们三人并称为“西方思想之父”。
 
  亚里士多德(前384~前322年)出生于卡尔西迪西斯塔吉拉的艾奥尼亚市,父亲名叫尼克马科斯,曾是马其顿国王阿敏塔斯三世的御医。父亲死后,亚里士多德由监护人普罗克森努斯抚养长大,后来普罗克森努斯将他送至雅典。公元前367年,他进入柏拉图学院,公元前347年柏拉图去世,他才离开学院,加入在特洛德(古城特洛伊在其管辖范围)的阿索斯柏拉图主义生活圈,并受到阿塔内斯的暴君赫米厄斯的保护。
 
  三年后,亚里士多德搬到莱斯博斯岛的米蒂利尼。公元前342年,他接受邀请成为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亚里士多德在马其顿王国首都佩拉待了三年。后在斯塔吉拉生活五年后他返回雅典,在那里创办了自己的新学校吕克昂学园。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323年去世后,学园受到反马其顿政党的攻击,亚里士多德只好到埃维厄岛的卡尔基斯避难,一年后卒于此地。
 
  亚里士多德的着述可以分为:通俗读物、备忘录、资料收集作品以及科学、哲学方面的论文。亚里士多德最重要的通俗读物是他的对话录,这些作品记载了他和柏拉图的对话,他称之为“大众作品”。他的那些通俗读物以及许多哲学着述,比如《欧德摩斯》、《劝勉篇》、《论哲学》、《论良善》、《论理想》都没能保存下来,只是在他后来的作品中有所引用、参考。他的备忘录和资料收集作品包括对希腊158个城邦的政治法律制度的调查,对迪达斯卡利亚(Didascaliac)戏剧节的记录,以及《动物的问题和历史》。这些作品只有少部分被保存下来,比如《雅典政制》。
 
  在亚里士多德的科学和哲学论文中,他的哲学着述《论灵魂》和《自然诸短篇》是保存得最为完好的作品。根据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心理学的目标是发现灵魂(心灵)的本质和属性,而这里所说的灵魂是希腊人所指的人类意识和主观世界领域。
 
  亚里士多德关于灵魂的理论的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对应的有他最早时期的着述(公元前347年以前),那时候,他是柏拉图主义的忠实扞卫者,认为灵魂是一种独立的物质。
 
  第二个阶段,反映出亚里士多德不断增长的对柏拉图主义的批评态度,时间跨度是从公元前347年到前335年,他的这一理论的特征是将身体当成灵魂的工具。他对灵魂和身体的观点可以在他的生物学论文和《自然诸短篇》中找到,他认为灵魂的基础是身体,心是灵魂的立足点,是控制身体的中心。
 
  最后阶段从公元前335开始,他开始信奉经验科学,反对所有柏拉图式的形而上学本质特征,他发展了一套灵魂为身体组成部分的理论,这是对他早期在《形而上学》中提及的理论--身体是灵魂工具--的扩展。而在他的《论灵魂》一书中,他认为灵魂和身体是由单一的物质构成的,两者是形式和物质的关系。
 
  在《论灵魂》中,亚里士多德对灵魂的机能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按照他的说法,灵魂的机能是有等级的,最髙的机能是理性,为人类所特有。他将生物按照它们所拥有的机能数量进行了分类。所有的灵魂都能回忆过去,但却无法预测将来发生的事,最小的灵魂的功能是为生物提供养分,为所有生物所共有。比这种灵魂更高一级的灵魂是感知灵魂,被所有动物共有,它包括触觉、味觉、嗅觉、听觉和视觉,除了感知功能外,感知灵魂还有感觉快乐、痛苦和欲望的功能。此外,还有两种机能被当成感知功能的产物--想象和行为,一般来说,大多数动物都具备这两种机能。
 
  想象被认为是感知的反应,身体和灵魂都存在这种机能,亚里士多德在书中写道,只有在被感知的物体消失后,这个机能才会启动。想象的主要功能是合成接下来的余象,并形成记忆过程,我们能够感知时间,就是因为有这个功能。
 
  想象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做梦,梦是睡眠状态下想象的产物,也是以前的感知附带产生的结果,这是因为感知活动停止后,之前生成的印象不会消失。梦就是在感知处于静止状态的时候出现的。在睡眠状态下,当缺少刺激或没有刺激时,意识会更加专心于想象,同时,想象也更容易被欺骗。亚里士多德在三篇关于睡眠和睡梦的论文里以一种系统的方法阐述这一主题,它们分别是:《论睡眠》、《论梦》和《论睡眠占卜》。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说法,要理解梦就必须对睡眠和淸醒状态进行检查。他认为,清醒是一种积极的状态,而睡眠则是一种消极的状态。淸醒状态由原始机能或常识机能的激活状态决定,而睡眠则由官能的非激活状态决定。常识官能的非激活状态被认为是生成梦的最终原因。
 
  在《论睡眠》中,亚里士多德将梦描述成原始或常识机能的非激活状态,他认为睡觉和清醒状态是一个整体,它们是灵魂和身体的属性。灵魂同身体是有关系的,在睡眠状态下,灵魂能够获得与生俱来的超自然智慧。心是身体所有功能的源泉,也是睡眠和清醒状态的源头,因此,心的功能要比大脑的功能髙级。
 
  而在《论梦》中,亚里士多德提到“感觉--感知”的错觉,睡眠是错觉的产物,如果不经判断和评估,感觉就能自由自在地组成梦。真实的感知和思想是不能合成梦的。最后,在《论睡眠占卜》中,亚里士多德否定了梦具有神圣起源,能用超自然机能去解释的说法。他坚持说,梦只是因为日常活动或身体机能紊乱才产生的,而通过占卜解析梦的方式仅仅只是巧合。
  • 共2页
  • 1
  • 2

相关阅读

周易教程下载